张浩 X Two Sigma的MD: 我的少年时代

2016年,复旦附中海外基金会的第十年此,复旦附中人物在今年以"我的附中记忆"为话题,分享上世60年代至今的校友或老师们眼中的附中故事 本期附中记忆宾张浩,1996届复旦附中校友,现为Two SigmaManaging Director

我是理科班最文气的男生

93年通自主招生入复旦附中的理科班96届一共9个班,其中8班是尖子班,9班理科竞赛班,7班据都是富二代然被大人教育不要和他多交往,但我好奇及羡慕他的)附中那立招生,自己出考卷如果你的理化比好,就入理科竞赛班,如果总分很高,就8班尖子班理科班总会有人不想待下去,竞赛没意义,想全面发展,于是再到尖子班,所以最始我50多个人,后越少


我被认为是理科班中相文气的学生高中第一次文考考了全年第一当时出考卷的是大文老,他想你们这些初中升上的学生先不要搞什么阅读理解,先考你们错别字能出几个于是通篇都是认错别字,正巧我错别得特好,就被刮目相看了来选语文和英语课代表,有人愿意,就把我推了上去

我经常去复旦看美老电影我姐也是复旦附中和复旦大学的,所以从她那知道了很多复旦的事情,比如每周有英角, 堂会放一些美老电影 感兴趣, 所以那就经常去看电影,印象比深的有The Deer Hunter鹿人


我很多同学都参加各种竞赛我高三的候也搞物理竞赛去同济大学那里培了一段但我在理科竞赛上好像倒有什么建,反而拿了个上海英语竞赛的一等还记得那竞赛最后一轮是口委是早年圣丽女中的信天主教的老太太,人都很nice简单,我没说几句,她就夸我英语说的太好了,可以不用也就莫名其妙地得了一等品是几盒磁

我说贾宝玉“喜怒无常”,气哭语文老师

的班主任是文老是李海,英家源印象中我曾把文老气哭理科班文方面好像有高考的需求,基本上就靠自师让们阅读红楼梦,然后提看完一个章对贾宝玉有什么看法,了一圈有人有想法,最后就提代表我想了一会儿说贾宝玉个人喜怒无常然而他个喜和怒都是有原因在后面的,我偏悟不了文老得我个人怎么就不get it于是李老班长站起回答,果班长有念过这一章文老泪跑掉了然后20分钟,周萍老师过来了,们这帮小孩把文老都气哭了周萍是个很有特点的老,每次镇不住我们这帮学生的候,周萍老就会过来

的物理老挺受大家喜,叫亚新,据是国民党将领的后代,上挺有意思至今有一堂令我印象深刻帆船是靠风行如果有一艘帆船,你完全逆风方向行,能不能前结论是可以的,他还专门算了下帆是什么角度,船跟风什么角度他上会在教室后面放一台像机,用于之后看自己上教的怎么样

周萍老师管早恋比较严

入学的候,我班有八个女生,我们称为八仙海,接着成了七仙女,然后五朵金花,最后剩下四个,变成四大美人(也有持不同意见者认为是四大金看到之前的文章大家提到早,理科班由于比忙,以至于什么谈恋爱,到最后大家得再不早机会早(其实我在小学已经早恋过了,因小学的业最


高三参加竞赛经常去大学,可能也就沾染了一点大学的风气,有些去向已定的同学也有了间去照些个人生活,想着抓住高三的尾巴干点什么事班里面女生很有限,所以想跨班找,但跨班找又会激怒的班的男生,还蛮艰难年班里的四大美人应该都是各有一个粉团的,然事到如今班里一有成


年老师为了打探我,会先把女生留下,再把男生留下来谈话男生,再20年如果你们还没有女朋友,我就会什么还没有女朋友,但在你们还不是有女朋友的另外周萍老管得比较严,比做思想工作谈恋爱周萍老也是很明确地阻止,会毫不吝得你两个人不合适然后事很多年,大学业后再回附中看看,周萍老就会把每个人的生活情况都一遍,然后同学们牵线做媒,以至于有些同学后有点避之不及 玩笑)

梦话物理的交大副教授

附中宿舍楼刚造好,男女生一幢,但是不同的走道,一间房6个人生之间的感情总是比走生深些,室里的同学都是好朋友,有晚上睡不着就会一起聊天但宿舍楼纪律很格,九点半熄灯,每天晚上都要查房,只要说话,就一次警告,两次黄牌,三次回家走一周


室里总有人,有的人的是言,有的就不知道是在什么了们寝室里害的是骏,他很衷物理,每天晚上要在室和我们说很久的物理知比如什么原子核里的电子着原子核动的形就和行星着恒星一样,有什么系,有什么必然性,他可以很久他一直喜着物理,后到美国哥比亚大学念了物理博士,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在是交大天文物理系的副教授这时周萍老大概就要你看好学生,几十年兴趣都的梦不是我知道的言,我侃他的是土星,未要移民土星

一到附中,视野就宽广了

附中以学业重,但余活动也比候有很多老师组织的兴趣小,你可以参加英文兴趣小去视听教室听英文,也可以去礼堂听大学教授的可以附中的学生是既知道怎么学,又知道怎么玩耍


刚刚入学的候,当时自主招生很早有了果,提前取的学生5月份始就无所事事了周萍老师觉得不能们这么自由散漫,遂决定把我们这群人聚起扔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学里去军训们军训了三个月,一起睡地,很有意思由于我得比好,就可以偷去出黑板,每次就和教官借口报还没出完而逃掉烈日底下站姿

在军训的时候我还见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师。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个数学老师,出了一道题,让我们做。等我们做好后他自己用了两种做法来做,一种是很巧妙的做法,大家看了都觉得很有意思;而另一种解题方法就像是拿起一把枪一下全做掉。然后他说如果你们是用第二种做法的话,会觉得数学很没意思,虽然的确能解决很多问题。这三个月我觉得自己视野宽广了很多,这点是很受益匪浅的。

 

不想走无聊的路

入大学后,来还没有很清晰的想法样希望的:复旦念完,就去个外企,make money, have family, have kids,然后供老人,就是样了年十七八的我样的道路有点无聊,按在的法就是不想一下子看到有头的生活

当时的年于今后的业方向是受家里境影响比比如有个同学然是学化学的,但因经常去香港出差就从商比感兴趣,A刚开始,他就券商,马甲,黄马甲之类的,后理成章地从事了金融方面的工作
当时我姐姐申请过研究生,留下了很多精美的学校宣传册,我一看得风光很不嘛,于是我在复旦理科基地班学系待了一年后,通自己考出了国

我就根据宣传册上学校的风光旖旎程度了学校,其中有景色优美的女校,Bryn Mawr来还差点要了我当时很多大学也取了我,但只能我半,只有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了我全,于是我就去了加州UC Berkeley算机士博士

拿破仑说过一句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不想做教授的PHD不是好PHD所以做教授的想法总是有的,但在美国做教授是一个人一个坑的所以不好听地上面的人不在了才能做上教授终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于是我后去做了finance,发做的东西差不多,so far so good

在美国的中国高中基金会

刚来美国我参与了一个比广泛的全国性织,有很多上海和北京的学生,当时几个同学想建立一个所有高中在大,本科在美国的同学的联但面得很广带来问题是缺乏同感,大家可以互相认识,变成一个比松散的club,但也限于认识而已,不会做比深度的事情,比如回学校,后我也就不参与了之后孙维红还有我就想搞一个只针对复旦附中的织,始只是个想法,直到后又遇到了纽约的一群人,敏华,就有了critical mass得可以做于是04年我始有的放矢地建立针对高中的织,何慧湘老也有助力敏华在自己的房间里搞了个服务器  了个网站,但蛮烂的,所以周又重了一个

张敏华他们最初为基金会的发展付出了很多精力,如今基金会发展到了第十年,可能也是到了转型的时刻,建议可以根据学校的需求有所侧重,提供多样的资源给学生,也给予校友一些关于生活、工作等切身需要的信息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