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鸣 X 80年代的附中

2016年,复旦附中海外基金会的第十年此,复旦附中人物在今年以"我的附中记忆"为话题,分享上世60年代至今的校友或老师们眼中的附中故事第四篇附中记忆来严鸣——1982届校友,现为纽约观对冲基金管理公司的风险总

不存在的83

1980年考入复旦附中,那年附中刚开始在嘉定招生,共招5个人还没有四大名校的法,但知道复旦附中师资很好,我2个人考上了复旦附中,另一个同学后又和我一起考入了复旦物理系


除去直接向全市招的新生,附中年的入学学生包括本校初中业生,所的复旦子弟班当时的教育制度是: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我那届是复旦附中最后一届两年制——80年入校,82从我的下一届81始学制改成3所以83年附中是业生的

寝室楼:曾是日本兵营

附中在国路上,我住在安亭,属于郊,到附中起要两个小3车:可以坐车到虹口公园,也可以乘55路到四平路,或者93路到邯的宿舍在教学楼对面,以前属于日租界,据30年代日本的兵除了复旦子弟的家就在附近,其他人基本都住


时还是用粮票的年代,考上高中后粮油系就到了学校,伙食好像是10一个月食堂的伙食一一素,一个8个人正好一桌,吃候桌长负责菜并分菜,有点像军队的管理早上有起床打铃声,吃完饭还定的午睡以前我有很好的运动习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了附中后, 推行国家体育准,早上起都要去跑步,一天都不能拉下而且市三好,三好都要体育达,我慢慢成了炼身体的习惯,每天早上去跑步,后1500米竟然也能拿到名次也算是附中我很重要的一个影响


附中同学感情深的,尤其室生活很培感情种一起住,一同说过,一起干什么事的同学感情就是很不一样时虽有校服,但是有校徽,着附中的校徽走出去很神气啊

苏步青的孙子坐我前面

  苏步青  孙  子  ——  苏泉

苏步青——苏泉

我是复旦附中823班的班长,我班一共36个人高一的候有8个班, 高二分出一个文科班,变9个班原本以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什么大不同,但入附中后,发真的是不一样校后马上有个摸底考,我中考学是99分加上20分的加分,果摸底考试数学我只考了60几分,而从附中初中直接升上的几个同学就能考到80几分,当时就感到了差距当时班里也有名人的子女,比如坐我前面的苏泉,是苏步青的子,也是的同学告我才知道的


80年代初的候只有竞赛,老挑了几个同学每周日下午去的一个班培有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和控江中学三所市重点,囊括的总是最多的我那年的竞赛第一名是我班的吴文,后算机系吴畏和冠华是二等,后都和我一起了复旦物理系,他们俩之后都参加了CUSPEA目,到了美国(李政道80年代CUSPEA,联系了美国很多知名大学,优秀本科业生提供学金赴美攻物理学博士冠华在是香港大学化学系主任隔壁班的杜巍也是二等业去了生化业,后出国考考得很好,去了哈佛医学院PHD在在芝加哥大学做教授

高手如云的老师们

  82  届同学和  数  学周  维  华老  师   (  左三  )

82届同学和学周华老 (左三)

附中的老都很博学多才,有些是复旦的老业生,水平很高我高一的班主任是倪恩,复旦物理系60年代业的,教很好,我很喜物理,我班三个成最好的同学后也都去了物理系第二年班主任成了生物老唐文,他是上海市生物特学老兼副班主任是周华,也是附中的业生,年因文革参加高考,就直接留下了,他经常有一些很,一看就是参加过数竞赛的,在他人在加拿大化学老会云是何幼平,然她年也就二十出头但英水平很高,不知道她总是从哪里找一些英文我是何老的得意门生,她经常叫我起来读文章,提也总是叫我,我也比回答中是我高一文老在电视台教过书我很喜他的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的团委老周萍,小周老梳两个小子,非常干她找到我,我去学生会,了学生会副主席,负责,我就着学生一起搞黑板


附中的老师还很敬业,年我晚自在教室待到9点,老也一直坐在台上,你有问题你解答,如果是共同有的问题就会所有人解一下,一个学期下,晚自使我步很快,后排名就很不

《庐山恋》

看到第一篇附中记忆写到男生女生谈恋爱得很羡慕啊我上初中的候,男生和女生讲话会被大家笑的,习惯到了高中 我是班长,算是和女生讲话最多的了 在大家玩笑说严班很坏,不把女生介绍给当时对别的班的女同学有好感,但也不上所以那侯我高中谈恋爱的很少,秀恩就更是不敢了80年代有一部电影 榆和郭敏主演的,据电影里有一个kiss头,大家都着去看, 票一下子就空了

到了晚上睡觉时间,一个室的男生就喜聊女生,先聊本班的再聊全年 但政教主任晚上会在走廊里巡视得有一次在星期五的政治教育会上,政教主任:我有些男同学在室里下流 就想起晚上曾被政教主任敲窗,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

  82  届的女同学  们

82届的女同学

匆匆那两年

在附中的得很快,第一年在适,第二年就要准备高考了始填的交大,果被老谈话,后来还是填了复旦


高中就出国的很少,知道有一个出国的,因家里有海外系,就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高考那天他没来,位子空着,搞的考老非常紧张,一个个同学怎么没来,你知道


高二就高考了,所以很匆匆的前段间建了个班微信群,找到了二十多个同学在微信群搞起,大家说说一些去有趣的事情都还记得起,挺有意思的巧的是,我父母后搬家,搬搬去,差阳地,在就住在国路上了,很有意思